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士举的博客

修己育人 才智平庸惟好学,云烟过眼忆蹉跎。身边多少育人事,搬进博园做寄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教苑中经历着坎坷、也品味着收获。爱教育、爱教研,故常与睿师探讨,爱文学、爱学生,因此爱上了语文教学。 爱好:读书、上网、旅游、锻炼、偶尔小酌。 座右铭:没有学历就要靠努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怎样听评课(节选)  

2014-03-26 20:56:08|  分类: 教育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认为当前的听评课,总共有三大类问题,最核心的问题就是那么专业的事情做得很不专业。听评课是非常专业的事情,但是我们具体做的时候很不专业。为什么说不专业?
        第一,简单处理。听评课是非常专业非常复杂的事情,课堂相当得复杂,但是我们做起来很简单。第一种简单就是单一目标,就是我99年设想的构建一个好课标准,拿这个好课标准去打分,到后来就是为了那个分数,这个分数是没有办法解释的,而我们经常这样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种就是单方关注。我们太关注老师的行为,其实听评课主要要关注学生的学习,不是关注老师的行为,所以对上课的老师压力很大。往往评上高级之后,比如说小高,比如说中高以后,一般都不愿意上公开课。为什么?因为上公开课太累了,上了一堂公开课就象生了一场大病,还要彩排五六次。所以,谁愿意上公开课呢?第二,又要冒风险。因为现在好课标准谁都不知道,所以尽管我花了极大的努力上的课,最后还有问题,就是冒风险。那么评上高级了为什么还要去上课呢?为什么还要去冒风险呢?原因就在于我们太关注老师的行为,我们把方向搞错了,听评课就要看学生的学习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三个我们经常犯的错误就是错误类推。什么叫错误类推?第一,推门听课。推门听课就属于很容易犯错误类推。因为推门听课偶然性太大,比如说:我今天到这里来上课,本来我是准备昨天晚上要好好备课的。结果呢,昨天碰到几个老朋友酒喝多了,课没备,今天来上课了,运气不好,校长推门进来听课,是我运气不好。校长很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以为我平时上课都这样,其实这是偶然性,我平时上课不是这样的,我平时上课还是蛮认真的。那反过来也是这样的,我平时上课不怎么认真备课,就是今天课备得很认真,正好中奖了,校长推门进来了。所以这个是推门听课很容易犯的错误。就是举一节课来类推。第二种类推举一节精心打造的好课来类推其他课。比如说我们锡师附小的老师在崇安区PK拿了第一名,到无锡市PK,拿了第一名,再到江苏省PK,又拿了第一名。你以为这个老师平时上课都是这样的?平时上课不是这样的,平时是家常课,这个是表演课,两回事,不要以为这个老师拿了第一名平时都是好课,不是这样来类推的。第四个很容易犯的简单化处理,就是现在许多所学校,特别是小学在做秀。做什么秀呢?请家长来评课。你把老师当什么东西呢?他们是专业训练出来的,你把卖小菜卖苹果的人请来评课,是很荒唐的事情,绝对不能干这种傻事。校长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,家长只能有什么权,不能有什么权,这个要清楚。让家长了解我们老师是如何辛苦,老师是如何爱学生的,让他来观摩,不能让他来评课。让家长了解老师多么辛苦,早上那么早起来,开家长会的时候也要让家长那么早起来,让他们知道我们老师每天都那么早上班,你家长是什么时候上班的?不要把老师当什么东西都不如,谁都可以来对老师的课进行评课。这个是我们自己不把自己当一回事情。老师是专业人员,人家受过专业训练的,所以不能做这种傻事情。但是我们现在许多学校,家长的权利放得太大,老师那么认真准备的课,他那个卖小菜的今天请他来家长会,请他来观摩,他对老师的课也是在闹事。不给他机会。这是第一个。第二个,我们现在的听评课,绝大多数是任务取向,给老师规定,一个学期必须要听几节课,发统一的听课笔记。结果导致许多人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抄听课笔记,造听课笔记。抄听课记录,造听课记录。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就是被学校逼出来的。平时听课有些课没多大效果的一定要我听,浪费我时间,我只能坐在教室里花5分钟把这个听课笔记抄完就行了。(对不对,只能这样子。)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这种行为就是任务取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我们总以为听总比不听好,听多总比听少好,听得越多越好,事实是这样吗?我们在座的学多女教师女校长,炒菜水平是怎么提高的?第一要看菜谱,第二要去请教会烧菜的人,第三自己要反思。你这个烧菜水平才会提高。并不是说炒菜不会炒的,多炒几次就会炒了,不一定的。你如果不反思不请教不去读书,炒来炒去就这个水平,炒到最后只有你自己吃人家都不想吃。炒菜是门艺术,听评课也是门艺术。不要以为多炒几次就会炒的,听评课也是这样。所以不要用任务的取向来解决听评课的问题。第三个问题,教育的专业,专业品性就是合作。《中国教育报》5月8号对我一个长篇的访谈:合作是教师的专业品性。但是我们听评课不合而作。何以见得,往往有这样三类人,分工比较明显。一类人,今天他去听课,听课目的是什么?就是为了评课。所以自己很少上课,到处评课,走到哪里评到哪里,成了评课专业户,自己很少去上课。第二类人,听课不为评,听课就是为了模仿,这是新教师。我这个内容不知道怎么处理,不知道怎么上,而我看看陈老师怎么上的,马上搬到自己的课堂上,听课就是为了模仿。仿课专业户。第三类,听课不为什么。就是为了完成学校布置的任务,不是一个学期20节课吗,任务要完成的,听课就是为了完成任务。这就是当前听评课存在的问题。那么专业的事情,做得如此不专业。那么今天大家都培训过了,下次听评课一定往专业的方向去思考,怎么做得更专业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么我们怎么思考呢?我是这样思考的,首先要转变我们的思维方式,用专业的思维来思考听评课的问题。那么思维方式怎么转变呢?第一个转变需要从简单走向复杂,因为听评课是决策,听评课是实践,不是理论,不是做研究,这是两回事。做研究就是要把复杂问题简单化,因为不讲的话没办法研究。但是我们决策的时候,就是简单问题要把它想得复杂一点,所以这是两种逻辑,不能把它混在一起。会做研究你叫他去搞行政不一定能搞的好的,而反过来讲他实践能力很强,行政能做的很好,但是他去做研究也不一定行的。所以这是两种思维。那我们的听评课是实践是决策,所以要从简单走向复杂。我们以前太简单,比如说,把复杂的课堂就是分解成十五个指标,这个就是我99年的事情,太简单,就像把2分解成1加1。但是做研究就必须要这样做的。比如说,我们要研究人,那么复杂的一个东东,我们必须要把他们分为“生加心”,才有生理学、生物学,才有心理学。这就像要把一头活猪,进行解剖,解剖后分为猪头、猪脚,那么研究猪头又是一门学问,研究猪脚又是一门学问。做研究就必须要这样的。我们以前就是拿这样的方式来处理听评课的问题。其实,我们把一头猪进行了解剖,分为猪头、猪脚,再把它们合回去,它就不是猪啦!所以,这一分解之后,损失了好多东西。我们听评课也是这样处理的,所以,这问题就来啦!怎么用复杂的思维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现在回答第一个问题,什么样的课叫好课?我说,好课就是多样性的统一。第一,好课是多样的。所有的老师都能上出好课,不要以为好课就是上不出来的专家脑子里的课,这是绝对错误的,所有老师只要经过努力,都能上出好课。第二是统一性。统一是两个基本点。第一个点,就是课程标准,达到国家预设的课程标准的课就是好课。国家叫我教勾股定理,通过一堂课的学习,学生都认识勾股定理,理解了,能举例说明,能论证勾股定理,我就已经完成党和国家的任务拉,这还不是好课吗?第二个基本点,就是不能违反教学底线。比如说,我们锡师附小,语文老师坐下来讨论,语文课最不能犯的错是什么;数学教研组坐下来讨论,我们锡师附小数学课最不能犯的错是什么。只要不违反教学底线,但到国家的课程标准,这个课就是好课。当然,如果国家规定,80%的人要掌握勾股定理,你是特级教师,你的课可能有98%的人能举例说明;我是新老师,可能只有81%的人能举例说明。但是,我和你一样,我和你的课都属于好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,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复杂思维就是把整体跟部分共同决定系统。就比如,我们分解一头猪,分成猪头和猪脚,这是研究所必须的,但是我们在思考课堂的时候,又必须要想到一头活猪,不能只看猪头猪脚。因为,你分解的时候,猪头不是猪,猪脚不是猪啦!我们既要看猪头,又要看猪脚,更要看一头活猪,这叫复杂思维。就是说,把一个整体分解成部分后,决定系统的不是部分、不是整体,而是整体和部分共同决定系统。这个就是现在听评课要考虑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三,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主制个体性。第三个是自主制的问题,关于自主制个体性的问题,因为这个课是老师上出来的,我们大家知道人最大的一个功能就是自主制,所以对一个老师的缺点不要死死揪住他的缺点,因为许多问题他自己也明白,比如说,比如说这个我很明白自己,我就是最没信心的就是自己的普通话,对自己的普通话一点都没信心,而且还有语言障碍,不太善于跟陌生人打招呼。所以你说要让我的课上出很会表演的课我上不出来,对不对,我自己也知道,这个就是自主制的因素,许多问题,但是我一点一点在努力,我没有去集中地强化我的普通话,我这样放在历史的角度来考虑,我现在的普通话比我十年前的普通话要好多了。这个就是靠我自主制作用嘛,对不对,老师的许多的问题都是靠自主制解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四个问题是个体性的问题。就是说,一定要把此课与此人结合起来的思考,就他这个老师他只能上出这样的课,我前几天去听小学数学一堂课,这个数学老师是个男孩30多岁了,教龄也是七八年了,他的课其实这个老师一堂课三大问题预示的问题非常有逻辑,非常有理性,结构非常清楚,但是他的课就是比较闷,没有激情,老师上课没有激情,所以许多评课的人就对他讲,你上课什么笑容那么少呢,你为什么表现那么紧呢,其实这个老师他只能上出有逻辑的课,他不能他没有能力表演,表演不是他的强项。所以你这个课不跟这个人结合在一起,你这个分析课还有什么意义呢?所以我们在评课的时候一定要求要此时此地就此课与此人的对话,评课一定要此时此地就此课与此人的对话,不要漫谈,不要过多的类推,一定要有针对性。这个教学是艺术,我们整天说教学,什么叫教学理论,教学理论就是研究教学现象揭示教学规律,那么多老师在搞,我自己也搞教学研究的,我就劝你千万不要太迷信专家,这话什么意思,那么多人在搞教学研究,谁揭示出教学规律,教学规律是什么,谁揭示出来的,有没有呀,我到现在也搞不清什么是教学规律,尽管我也是吃教学研究饭的,什么叫教学规律,那么大家说你们专家不是说了吗,学生主体,老师主导。学生主体,老师主导这个是教学规律吗,那么什么叫规律呀,规律么你按这样做就肯定是对的,这个叫规律呀,那么什么是叫教师主导,什么叫学生主体呀,到底谁为主啊,我们的课堂老师怎么做,你根本没有告诉我怎么做,所以这个是不是规律呢,你根本没有告诉我怎么做,这是不是规律,所以教学从本质上讲它是艺术,为什么,为什么靠艺术,每一堂课就是老师在创作,第一堂课都是这个师生合作的产物,老师上课老师在备课就是老师的创作设计,所以教学在本质上是艺术,它是分析性的,有许多偶然因素,有许多偶发事件,课堂除了艺术是必须的,还要关注深层,这个就是教学,这个教学就是决策,什么叫决策,决策就是视情况而定,这个叫决策,所以怎么把这个思维从简单化处理转向复杂,我是这样来思考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个要改变的,就是如何从对立思维走向理解思维,什么叫对立思维,本来这个听评课是个合作体,大家都是一个合作体嘛,好现在由于分了评课专业户,所以经常我们会听到这句话:假如我来上这堂课,我会怎么样怎么样,这个话我是持批评态度的,这个话叫做正确的废话,为什么叫正确的废话,第一这堂课本来就不是你而是我上,你不要假如,这堂课本来就是我上不是你上。第二你上都没上你怎么知道你这样上就是好的,甚至比我更好,你上都没上你那么自信?你上都没上,你就知道你的课就我好吗。第三由于教学是决策,都是此时此地跟情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,你这个假如啊是没多大意义的,教育一假如的话这个就抽象了,对不对啊,一假如的话就抽象了,没多大意义。所以,以后下次去听评课,这一类话尽可能少讲,没多大意义。我的理由就三个,是不是呀。然后第二种情况就是不负责任,那么专业的事情,不负责任,这个现在我也经常碰到,我本人是非常喜欢听课,但是我不太乐意评课,为什么,我没有这个水平评课,但是呢一到学校一听过之后校长就一定要我评课,所以我们就跟我一类的,包括我们的一些官员包括我们的校长,往往这样说,今天我没有准备要讲话,既然校长一定要我讲嘛,那我只好讲几句了,这个话也是废话,而且是不负责任的话,那么专业的事情,你怎么一点没准备就随便讲几句,这是评课哎不是闲聊哎,对不对,所以要负责任,特别是包括我自己,包括象陈所那么大的国家博学,老是去评课,这个随便讲几句把老师吓蒙掉的,所以这也是今天我们是自己教育自己,要负起责任,如果要说话就好好认真地想一想,不要没准备就去说话。第三种情况,角色分工,不合而作,我们一个听评课的群体,比如说教研组活动,基本上分工很明确的,这个人是上课的,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人就是听课的,不评的,那个人往往是总结的,最后总结一下,都是角色非常清楚,你是上课人他是评课人我是听课人,其实是个合作体呀,所以我们的教研组,教研组活动始终没有活力、没有生气、疲劳感,为什么?因为我们老是在老地方见面,见面的都是几副老面孔,由于太熟悉了,你嘴巴没动我就知道你要说什么了,我还有听的兴趣吗,人家审美都要疲劳我们的教育活动能不疲劳吗?所以这个就是对立的思维。那么如何走向理解,首先,所谓要理解必须要考虑情景,一定要结合情景来谈此课,所以我想评课就是此时此地就此课与此人的对话,不要做过多的类推,包括假如我来上这课怎么上怎么上,一定要考虑情景的重要性,因为这个课离开情景这个课就没有根啊,所以我想这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方面。第二个呢,一定要考虑个体,就是我要评他的课最好是我是认识他的,我跟这个老师蛮熟悉的,我才有资格发言,最好啊是我跟这个老师是认识的,我本来就熟悉,熟悉此人再评课,这样子是最理想的,所以我等会讲听评课的主体主要是教研组的人而不是所谓的专家,所以这个个体性必须要考虑它的个体情况,就象我刚才讲的,我的故事就是听了那个语文老师写了最近最后,大家还记得吗,我怎么评的,我说假如这五个字不写的话这堂课就更精彩。我认为我的评课非常有针对性,给这个老师拿去就可用的,可改进的可操作的借鉴。那么如果其他专家来评呢他会是这样评,这个老师课挺好,其他各方面都很好,假如把这个粉笔字再练好一点的话那他的课就会更好,我们许多老师评课是这样评的,这种方式叫做补缺。什么叫补缺呀就是你有什么缺点,你改进缺点之后你的课就会更好,就像评我的课,崔某人的课,激情倒有的,思考也蛮有思考的,唯一遗憾假如他把普通话练好一点,他的课他的报告会更精彩。这个我说谢谢你,但是你的建议对我来说一点都没有意义,为什么没有意义?你看我都长到四十多岁了,还要叫我去练普通话去,声带早就定型了,再去练普通话是违反生理规律的,对不对呀。我早就知道自己普通话不行,我现在再去练普通话,我花那么多的时间去练普通话,我还不如花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问题,我觉得思考问题比去练普通话更有价值,所以我不想练了,你还要叫我去练普通话去,你说这个建议有意义吗,没有意义的,对不对呀。所以不要老是想着补缺,其实第一,改变一个人的缺点是非常非常难的一件事情,你不要老是想着改变人家的缺点,你改变一下自己的缺点试试看,你把自己的缺点改进一下试试看,你改进自己的缺点都那么难,你还要改变别人的缺点,那不是难上加难?是不是,不是更难吗。这是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,改进缺点确实是太难了,你看看有些人夫妻结婚二三十年了,想改变人家的缺点都改变不了,我们是他的同事是他的领导,你还要改变他的缺点,那么容易呀,改变不了的。我们要换一种思维来思考,看看这个老师有什么优点,多挖掘他的优点,把他的优势放大,把他的缺点掩盖起来,上课的时候,能不露缺点不是更好吗?因为既然好课是多样的嘛,我们既然听他的课,我们就帮助他使他上出他的好课,这是我们听评课的目的,这是关于个体性的问题。(未完待续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