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士举的博客

修己育人 才智平庸惟好学,云烟过眼忆蹉跎。身边多少育人事,搬进博园做寄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教苑中经历着坎坷、也品味着收获。爱教育、爱教研,故常与睿师探讨,爱文学、爱学生,因此爱上了语文教学。 爱好:读书、上网、旅游、锻炼、偶尔小酌。 座右铭:没有学历就要靠努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工资调整《多收了三五斗》版   

2016-12-22 19:32:11|  分类: 搞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工资调整《多收了三五斗》版
教育局的办公楼对面的停车场,横七竖八停着乡村里进城来的摩托车、自行车、助力车。车上一般都坐了两个人,把轮胎压得很瘪。教育局的大门口上去是仅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楼梯。教育局办公室就在三楼。朝晨的太阳光从铝合金门窗斜射下来,光柱子落在办公室外面晃动者的那些教书匠上。
那些教书匠大清早从四面八方赶来打听消息,到了教育局,气也不透一口,便找到教育局领导占卜他们的命运。
“中教高级人均1100,普通教师没有!”领导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。
“啥子?”教书匠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,一会儿大家都呆了。
“在上个月,你们不是说教师有1400么?”
1700块也说过,不要说1400块。”
“哪里有变得这样快的!”
“现在是什么时候,你们不知道么?各处的小道消息象潮水一般涌来,说不定今后连13个月工资就没了呢”
刚才犹如开F1似的一股劲儿,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。今年国家照应,**政策好,当官也经常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一年有这么1400的津贴,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。
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,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!
“还是不要教书的好,我们回去在家里喂猪吧!”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。
“嗤,”大腹便便的领导冷笑着,“你们不教,就没人教书了么?各处地方多的是毕业生,本科生不够,专科生又都还有剩的了。”
本科生、专科生,那是遥远的事情,仿佛可以不管。而不教已经教了一辈子的书,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。怎么能够不教呢?买房欠下的债是要还的,还有子女教育,吃饱肚皮,借下的债是要还的。
“我们到市里去教吧,”在市里,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,有人这么想。但是,大腹便便的领导又来了一个“嗤”,挥舞着手中的中华烟说道:“不要说市里,就是省里去也一样。只是,这是政策性的东西,今年的教师没有津贴。
“到市里去教没有好处,”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。“这里到市里要考试、面试,知道他们要我们交多少报名费!就说依他们说的交钱,哪里来的这么多现钱?”
“领导,能不能帮教师多少争取一点?”差不多是绝望的声气。
“多少争取一点,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。你们要知道,这次工资改革,教师是最大的赢家。我都不好意思去为你们争取,去了肯定要被批评,就是说替你们白挨训,这样的傻事谁肯干?”
“津贴一点没有也太不对了,我们做梦也没想到。明明教师法规定教师待遇不得低于公务员,你们教育局的人也说过的,教师有1400,我们想,今年总该有一千多块吧。哪里知道一分钱没有涨呢?”
“领导,要是有你们所说的1400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“领导,教书很辛苦,你们行行好心,发点补助吧。”
另一位领导听得厌烦,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扔到街心,睁大了眼睛说:“你们嫌工资低,不要教书好了。是你们自己要教的,并没有请你们来。只管多罗嗦做什么!我们教育局有的是权,你们不教,大把的人等着教。你们看前不久招聘几十个农村定向教师,几百人报名呢!”
四个教书匠从楼梯下升上来,教书匠里面是表现着希望的酱赤的脸。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。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教书匠的肩背上。
“听说没有,津贴到底多少钱。”
“没戏了,教师一分钱没有!”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。
“啥子?”希望犹如肥皂泡,一会儿又进裂了三四个。
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,然而书还是要教的;而且命里注定,只有听从教育局的管理,因为贫寒的老师还是离不了那一点点可怜的工资。
在教师法是否具有权威辩论之中,在公务员的实际收入是否减少的争持之下,结果停车场的车越来越少了;教书匠朋友把自己多年心血献给了安徽教育事业,得到的只是重庆市对义务教育的一点补贴。”
“领导,什么时候才能领到钱啊?”工资要经过人事局、财政局、教育局几道手续才能到教书匠手中,好象又被他们打了个折扣,怪不舒服。
“乡下土包子”夹着一枝中华烟的手按在键盘上,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镜上边射出来,“钱早晚会发给你们!不会少你们一分钱的。补贴发放是要经过一定程序的,你们慢慢等到起!”
“那末,只有指望学校发点钱了。”从历年的经验上来看,年终的时候,总有百把块钱的教学奖。
“敢!”声音很严厉,左手的食指强硬地指着,“这是公用经费,你们敢乱用,可是要想挨处分?”
发点钱得挨处分,这个道理弄不明白。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,大家想了想今年还有没有余钱过年,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,便心有不甘地离开了教育局大楼。
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教育局,另一批人又从楼梯口跨上来。同样地,在办公室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,赶走了今年以来那1400的诱惑所带来的快乐。
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。
教书匠朋友今天进城来,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。生活用品用得差不多了,须得买十包八包回去。各种教辅用书也要带几本。蔬菜、肉类什么的在乡下卖得贵,如果在城里的超市里买就会很划算。陈列在橱窗里的品牌服装听说在打折,女人早已眼红了好久,今天进城就嚷着要一同出来,自己一套,儿子一套,都有了预算。有些女人的预算里还有化妆品。难得今年政策好,工资也听说随着公务员一起上涨,让一向捏得紧紧的手稍微放松一点,谁说不应该?房款,子女的学费、生活费,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;对付过去之外,大概还有多馀吧。在这样的心境之下,有些人甚至想买一台电脑。这东西实在怪,可以看电视,听说还可以在BBS上发贴,比起电视来,真是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。
他们咕噜着离开教育局的时候,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--这回又输了!输多少呢?他们不知道。总之,该到袋里的一叠钞粟没有半张飞了腰包。年关将至,还要添补上不知在哪里的多少张钞票买点年货勉强过年,这要回家与老婆商量了才知道。
输是输定了,马上回乡下去未必就会好多少,在城里走一转,买点东西回去,也不过在欠账上加上一笔,况且有些东西实在等着要用。于是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。
他们三个一群,五个一簇,拖着短短的身影,在世纪广场周围溜达。嘴里还是咕噜着,复算刚才得到的代价,咒骂那黑良心的领导。女人臂弯里钩着包包,或者一只手牵着小孩,眼光只是向两旁的店家直溜。小孩给路边的游戏机、汉堡包、玩具店勾引住了,赖在那里不肯走开。
“小弟弟,好玩呢,小车车,买一个去,”故意作一种引诱的声调。接着是--嘟嘟嘟。
好吃,好吃,好吃,“佳乐士刮刮叫,鸡翅一只8元真公道,老师,带娃儿吃一只去吧。”
几家品牌的伙计特别卖力,不惜工本叫着老师,同时拉拉扯扯地牵住老师的皱西装,他们知道,老师难得逛一回商场,这是不容放过的好机会。
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之后,老师把积攒多日的钞票一张两张地交到店伙手里。生活用品之类必需用,不能不买,只好少买一点。特步的鞋子价钱太“咬手”,不买吧,还是在华泰超市楼上随便买双就是了。衣服呢,预备买两套的就买了一件,预备娘儿子俩一同买的就单买了儿子的。Anycall什么的拿到了手里又放进了橱窗。小汽车、手枪什么在小孩手里刚玩上,给老爷子一句“不要买吧”,便又放了下来。想买电脑的的简直不敢问一声价。说不定要五六千吧。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买回去,别的不说,白发苍苍的老爷子老娘亲就要一阵阵地埋怨:“猪肉这么贵,你们却贪好耍,花了几大千买这些东西来用,今年过年吃什么?你们看,我们这么一把年纪,谁用过这些东西来!”这罗嗦也就够受了。有几个女人拗不过孩子的欲望,便给他们买了最便宜的变形金刚。变形金刚的腿臂可以转动,要他坐就坐,要他站就站,要他举手就举手;这不但使拿不到手的别的孩子眼睛里几乎冒火,就是大人看了也觉得怪有兴趣。
在回乡下车子上,有几个带醉意的的教书匠,似乎有所感悟,便气愤愤地说:“制定绩效工资的真正目的原来是:1、加强基层官员的权力,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;2、事业人员退休后,绩效工资没了,退休待遇便于向企业看齐!!”
“看来这多收了三五十元,就被他们‘绩效’了,我们这回亏大了!”
“我们上访去吧?”
“天下乌鸦一般罢,上哪访去?”
这些人带着怨气走了。
明天肯定一样,也是怨声载道。
别处也肯定这样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